民国六年秋

2020-07-07 14:10 科技

民国六年秋,木垒河城西城门在腾起的一片尘雾中轰然坍塌了。

时值晚秋,太阳悬在空中,烈烈地烤炙着新竣工的城门楼。新城门楼上的琉璃飞檐下坠着的四个硕大的铜制风铃,纹丝不动。廊柱上猩红的桐漆散发着浓郁地气味。紫红色城门是桦木的,足足有五寸厚,上面钉着一排排铜钉。门洞上方有“挹爽”两个行揩的大字。这是蔡县丞的手笔。城门外一条土路蜿蜒向西,在一个梁弯下消失了,又在很远的梁坡顶上冒出来。四下里收割了庄稼的土地袒露着,一派萧煞荒凉的景象。拾掇完庄稼活的农民三三两两地进出新城门,慢悠悠地行色中透着懒散。两个守城门的士兵,一个慵懒地靠在城门上打盹,一个在逗谭二傻子玩。士兵手里拿着半块西瓜,引逗着谭二傻子拿大顶。谭二傻子很卖力,倒立着在地上走。看不清肤色的肚皮上暴着一条条肋骨,满是黑灰垢甲的脸和脖颈浸着汗渍。走了一圈,谭二傻子停下来,憨笑着伸手要士兵手里的西瓜。士兵左右躲闪着,谭二傻子左右随着追。这时候,士兵听到了响声,看到城门上有砖掉下来。城门洞被巨大的压力挤压着,慢慢地变形变小,伴随着“吱--吱--嘎--嘎—”的响声,更多的砖块在往下掉。士兵捎一愣神,一把推开纠缠着他的谭二傻子,想自己逃开去。结果,还是被城楼上掉下的一块飞檐砸死了。被推开的二傻子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谭二傻子被推到城门洞里,被倒下的桦木大门盖在墙角下。当人们从一堆碎砖烂瓦下将他挖出来的时候,他竟然毫发无损。也是自那以后,谭二傻子竟奇迹般的灵性了。

坍塌的新城门除了砸死了两个值守城门的士兵,还砸死砸伤了乡下进城的六七个人。这不是一件小事,虽说这年头死个把人算不得什么,可这新竣工的城门砸死了人,蔡县佐就难逃干系了。

两年前,木垒河设县佐,仍然隶属奇台县管辖。首任县佐蔡文魁蔡老爷上任不久,觉得好端端地一座城池,独独缺了西城门,不但不雅,更重要的是世道不太平,城门不严,难防盗匪,遂倡议复修西城门。

蔡县佐是木垒河的老人,做了好多年的县吏。大清国的时候就在奇台县衙当差,帮着知县料理木垒河地方的琐碎杂事。现在,他当了木垒河的县佐,自然就想到了这座修了多年还没有完工的西城门。蔡县佐倡议了,各商户踊跃捐资,复修西城门的钱很快筹集起来。在决定领工修建西城门的人选时,蔡县佐想起了他的老乡,三鑫和的掌柜魏泥水魏宗寿。三鑫和本是个粉坊,兼卖一些日用杂货,可它的掌柜魏泥水魏宗寿却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泥水匠,尤其是他砌的灶台更是受人推崇。蔡县佐说,能砌那么好的锅灶就一定修得好城门。于是魏宗寿领工修建西城门,又历时两年,新城门终于完工。可蔡县佐蔡老爷上任后主持的第一件大事,这座断断续续修了十多年的西城门,却在竣工后的第三天,在一片骄阳下,轰然坍塌了。

当日下午,县佐衙门的两个士兵带走了三鑫和的掌柜魏宗寿。那天晚上,魏宗寿没能回家。他带话给他的大儿子魏啸才,让给他送些烟叶来。魏宗寿和来送烟叶的大儿子魏啸才在县佐衙的门房里说了大概有半个时辰,魏啸才就一脸凝重的走了。

魏啸才十八九岁,长得精精壮壮,浓眉大眼,走起路来咚咚有声。魏啸才在来见他大之前,先去找了蔡县佐。他还不知道他大被士兵带来县佐衙门这事有多大,但他隐约感到这事很麻缠。他们家有麻烦了。他觉得不管咋样,他都应该先去见见蔡县佐。虽说,他们家和蔡县佐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但修建西城门的事毕竟是蔡县佐做主交给他大的。他推开县佐衙门值守的士兵,没等通报,就直接闯到蔡县佐的办公室里。“蔡家爸,蔡老爷,你说我大究竟是咋回事嗄?你们给弄来了,也不让回家,我大让人带话让我给他送烟呢。”魏啸才的声音很大,在已经暗下来的屋子里回旋着,嗡嗡的,震得人耳朵疼。

蔡县佐苦着脸坐在阔大的榆木桌子后面。没有人能体会到他现在的难性。其实,他在听到西城门坍塌的瞬间,脸上一下冒出汗来。汗水顺着蔡县佐的面颊脖颈流下去,流进衣服里。“麻缠了!”蔡县佐心里叫苦不迭,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转圈。随后他做了两件事。一是派人把魏宗寿带来,一是派人去奇台县衙禀告县知事大人。现在,他看到魏啸才闯了进来,阴着脸坐在那里没动。“你嚷嚷个啥呢?”蔡县佐说话时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麻溜地备钱去,先打发了压死的那几个人再说!”

魏啸才向前冲了两步,站在阔大的榆木桌前,两手撑在桌子上,冲着蔡县佐急赤白脸地道:“蔡家爸……”

蔡县佐撩撩眼皮,摆摆手,止住魏啸才的话头。“现在出的这事是个大事情,不是我说了能算的事。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佐,我的上头还有知事大人呢。我已派人到奇台县衙禀报知事了,让他麻溜地派人来。”他瞭了一眼一时语塞的魏啸才。“你也不要在我这哒磨叽了!麻溜地备了钱料理了死人这事可能还好弄些。”边说边颇烦地冲魏啸才挥手,示意魏啸才快走。

魏啸才张张嘴,看看蔡县佐的脸,犹疑着转身走到门口又停下来。“反正我大的事就靠你了!”说完,看看依然苦着脸坐在榆木桌子后面的蔡县佐,嗨了一声,一跺脚,甩着膀子走屋门,去见他大。

魏啸才走出县佐衙门的门房,神情茫然地站在县佐衙门口,左右张望着。镇子已看不清轮廓,一切都像陷入了一潭深不见底的黑水。偶尔几声零星的装模作样的狗叫声或谁家开门时漏出的一点昏黄的灯光才让人感到安全感到松驰。远远传来谁家办丧事做法事呜呜咽咽的唢呐声,又让人感到一丝鬼气,感到脊背发凉。

魏啸才踽踽而行。自记事以来,第一次有了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走到家门口,他站住了。院子里静悄悄地,没有了往日的喧嚣。

这是个大院落。院门向东,院门的南面是一溜二十多间东西开间的土坯房。有一间房门向外开,这是魏家三鑫和的铺面。三鑫和主要是卖粉和粉条,捎带些手工制品和南路的干鲜瓜果。粉和粉条都是自产的。豌豆粉、洋芋粉、豌豆粉条、洋芋粉条什么的。铺面的旁边是粉坊和库房。院门的北边是一溜座北向南的正房,正房的前面是一片不小的菜地。果树、杏树、李子树散立在菜地间。正房和菜地之间是干打垒的小矮墙,将菜地和院子分开。院门的对面是一溜牲口棚和草房。

魏啸才愣怔地站了半晌才举手拍门。他的大妹冬梅一路嚷嚷着来开门,见是魏啸才,就说:“妈在等你呢。你咋才回来?”魏啸才楞一下,粗声大气地道:“你去给妈说,让她放宽心睡觉,没啥大事!有啥事明个再说!”冬梅还想问问,看他哥颇烦地挥着手,欲言又止,撇着嘴一溜小跑的离开。魏啸才又呆站了一会,才扭头去了刘师傅的屋子。

刘师傅是粉坊的师傅,住在库房旁边的一间屋子里,父女二人,到他们家好多年了。女儿湘绣和魏啸才的事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刘师傅还是魏啸才未来的老丈人。刘师傅住的屋子不大,分为两间,外间住刘师傅,里间住湘绣。魏啸才到屋门口,看里面还亮着灯,就推门进去。刘师傅还没有睡,斜歪在炕头抽烟,见魏啸才进来,身子往炕里挪了挪,给魏啸才腾出块地方,冲魏啸才扬扬下巴,魏啸才就坐下了。刘师傅没有说话,依然抽他的烟,等魏啸才开口。

“你咋才回来?”湘绣一撩门帘,一脚探出里屋门。猛然看到他大阴了她一眼,一伸舌头,犹疑着把另一只脚移出屋门。旋即,麻利地倒了茶给他大和魏啸才,搬个小板凳两手托腮地坐在里屋门口,看着他们说话。

“姨夫!”魏啸才看看刘师傅,声音嗫嗫地,没有了往日的声气。“我爹麻缠了。”

“见着你大了,你大咋说的?”刘师傅伸手弹一下烟灰,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魏啸才说了下午见蔡县佐和他大的经过。“我大让我找你商量商量呢。说把我们家的粉坊抵出去,先兑些钱打发了城门洞里压死的人。我大说,他估摸着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钱的只有汪家,这回用的钱肯定少不了。”

刘师傅没接魏啸才的话茬,屋子里一时静下来,只有“吱--吱—”的抽烟声。魏啸才斜瞟了湘绣一眼。湘绣的脸浸在昏黄的煤油灯光里,泛着茸茸地光。魏啸才的心里就毛起来。“姨夫!你倒是说话嗄,咋办?”

“大,你说话嘛!”湘绣也禁不住催促道。

“丫头家插啥嘴呢!睡觉去。”刘师傅抬起头,瞪了湘绣一眼,扭头对魏啸才道:“你让我好好思谋一下。”又低下头抽他的烟。又过了一袋烟的功夫,才清清嗓子,开了口。“我看你明儿个晌午去汪家看看,就说是你大让你去的,要把你们家的粉坊抵给他家,看能行不能行。我估摸着就是汪家答应了,这些钱也应付不了个啥。”他没有问魏啸才的意见,也没有商量的意思,说完又闷头抽起烟来。

魏啸才等了半晌,看刘师傅不再说话就站起身,面对着刘师傅却斜瞅着湘绣说:“姨夫,那—那我睡觉去了。”

湘绣也站起来,想去送,看看他大的脸,又忍住。“才娃哥!那你走啊!”

魏啸才从刘师傅的屋子出来,看母亲的屋子还亮着灯,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住。慢慢走到自己的屋门口,袖起两手,背靠着门框圪蹴着。

天深地看不见底,满天的星星,像芝麻一样,撒落在夜空中。

“狗日的啥球事情嗄!”许久,魏啸才恶狠狠地嘟哝了一句,站起身,一脚踢开屋门进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起,魏啸才先去粉坊看了看。刘师傅正带着一个伙计在出粉。他转了一圈,出来。到前面卖粉的店里,看伙计呆坐着,就有一股邪气窜出来。他抬腿踢了伙计一脚。“狗日的!发啥呆呢!没人上门就麻溜地收拾收拾,乱七八糟的像个球嘛!”看着伙计忙起来又发狠地瞪了伙计一眼才出门。他把家里凑出来的几十块大洋送给蔡县佐。蔡县佐看才拿来这么些钱,也没怨怪。“这些钱哪够?麻溜的再去备。”

魏啸才哭丧着脸道:“就这还是凑的呢。再要你也得给时间去备不是?”

蔡县佐瞪了魏啸才一眼,一脸颇烦地挥挥手。

魏啸才办完这些事才去了吉升昌。

吉升昌是做百货的。经营糖茶棉布、绫罗绸缎、手工制品、南路的干鲜瓜果、大布褡裢、桑纸什么的。吉升昌座北朝南,是个三进的院子。房子是四懔四噙口的。门面就是商行。从侧面进去,是个四合院。当院一棵老榆树,枝叶繁茂,几乎遮住了整个院子。树下一张竹躺椅,旁边是一张小几。几上有本摊开的书和一些水果。

魏啸才一进门,汪家的小伙计就迎了上来。魏啸才说了来意。小伙计引魏啸才去见汪雨量。

汪家堂屋里迎门一张大八仙桌,桌子两边是两把楠木太师椅,后面是一个长条案。中堂是一幅古画。画的是溪边古松下,一仙风道骨的老者在焚香抚琴。两边是一对木刻条幅,黑底金字:

气清更觉山川近

心远愈知宇宙宽

画意境悠远,使人隐隐听到汩汩流淌的溪水,天籁般铮铮琴声,感觉到清凉的山风,幽幽香气。字更是遒劲有力,与画相映。

吉升昌的掌柜汪雨量五十来岁年纪,比魏宗寿年长几岁。齐脖根的短发,夹杂着几根银丝,纹丝不乱,红润的脸颊上透出些蚯蚓般细细的血丝,双目清明,穿着做工精细的团花蚕丝绸衫,黑色绸裤。一抬足一摆手,绸衫绸裤就忽悠悠地抖。这时候,汪雨量正坐在堂屋的楠木太师椅上抽烟,见魏啸才进来,欠了欠屁股,挥了挥手里的水烟袋,算是打了招呼。

“汪家爸,我找你来了。”魏啸才走到南面一排靠近汪雨量的椅子前,冲汪雨量弓弓身,坐下。

“啥事?说吧。”汪雨量给烟锅里塞进些烟丝,嘬起嘴对着手里的纸煤“噗—”地一吹,纸煤燃了,点着烟锅一口气吸进去,水烟壶里的水咕嘟咕嘟响起来,然后,微微扬起头徐徐喷出蓝色的烟雾。稍倾拔下烟筒,“哧”地一声吹进气去,燃过的烟灰弹到地上粉碎了。这一连串动作,娴熟又老道,让人感到这抽烟人的威严和道行。

“汪家爸,我大的事你听说了吧?”魏啸才没等汪雨量答腔,就径直的说下去。“我们家要用钱,我大说想把我们家的粉坊抵给你们家,兑些钱救急。”说完,瞪着眼睛盯着汪雨量。

“这是你大说的?”半晌,汪雨量才漫不经心地问道。

“嗯!就是我大说的。我大现在还在县衙大牢里呢。”

汪雨量瞭了瞭眼皮,不急不慢地摆弄着手里的水烟壶。其实,从昨儿个儿子汪子恒告诉他魏宗寿被抓了,他就一直在琢磨一件事。虽然,他还不清楚西城门坍塌对魏家的影响有多大,但他觉得这对魏家一定是一道坎。他暗暗希望这道坎是魏家难以跨越的。他算定魏家会来找他,他一直都在等着魏家上门。魏啸才走进院子,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现在他一直做出一副不急不慢地样子,就是要磨磨魏家的脾性,就是要吊吊魏家的胃口。

“我昨儿个去看我大前,先去找蔡县丞。他说先交了钱,打发了那些压死的人就放了我大。我们家一时没有那么多钱,我大说现在只有你们家能拿出钱来。”魏啸才显得很急迫,唯恐汪雨量一口回绝了他,把脑子里能想到的,竹筒倒豆子似的全倒了出来。

共 942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在叙说方面近于传奇的风格,以城墙倒塌为引子,牵出了更多的人物命运。在写作的方式上较为成熟,一系列的人物在真实的行动中,更多的体现了世态的炎凉,魏家的命运,真实的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现实之态。就如:汪雨量瞭了瞭眼皮,不急不慢地摆弄着手里的水烟壶。其实,从昨儿个儿子汪子恒告诉他魏宗寿被抓了,他就一直在琢磨一件事。虽然,他还不清楚西城门坍塌对魏家的影响有多大,但他觉得这对魏家一定是一道坎。他暗暗希望这道坎是魏家难以跨越的。他算定魏家会来找他,他一直都在等着魏家上门。【:幻新】【江山部 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1:40: 5 作品在叙说方面近于传奇的风格,以城墙倒塌为引子,牵出了更多的人物命运。在写作的方式上较为成熟,一系列的人物在真实的行动中,更多的体现了世态的炎凉,魏家的命运,真实的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现实之态。 生活给了我源泉,我在生活里歌唱

回复1楼文友: 22:49:46 谢谢幻新!有劳了!问候!

2楼文友: 14: 9:06 诚挚的希望,浏览过这些文字的贤达能留下中肯的意见和建议。我先在这里谢谢诸位的光临和厚赐! 漠视三千

楼文友: 08:47:24 很有生活气息和历史沧桑感的厚重之作,行文流畅大气,对人物拿捏准确,语言质朴无华却简洁生动,难得!只是有些地方“地”字好像用得不太准确,不过我对“的、得、地”三字也一直弄不明白,抱歉!

4楼文友: 10:56:07 大哥,我大概看了大纲,构思得不错。写出那个时代边远地区的兵荒马乱、人心惶惶的味道,生活的动荡、世事难料,非常厚重。人物的塑造相信也是有血有肉。文大气,像个男人的手笔。欣赏! 拈指一笑醉红尘,惊鸿一瞥落大雁!

5楼文友: 10:58:10 有点传奇色彩,又有些像史诗,很耐看,相信如果拍成电视剧会好看。 拈指一笑醉红尘,惊鸿一瞥落大雁!

6楼文友: 22:19:1 民国六年木垒河城西城门的城楼轰然坍塌,也塌陷了这座城楼的建造者魏宗寿一家还算勤勉富足的生活。

路人、守门楼的士兵、为了半块西瓜本能的争取着的谭二傻子,一起陷入了这坍塌里,谭二傻子成了唯一的幸存者,并由此摆脱了他心灵和脑海的混沌,魏家却由此陷入了水深火热的迷乱中。

米粉作坊的老板魏宗寿还是个擅长泥水活计的泥水匠,向来以砌筑耐用的灶台见长,也是因此被蔡县佐选做城楼的筑建人,城楼坍塌后魏宗寿被囚。

魏宗寿十九岁的长子魏啸才,为了搭救父亲,在父亲和蔡县佐的授意下,向素来少往来的另一富家汪雨量家求助,意欲将自家的米粉作坊抵给汪家,魏宗寿料到汪家会趁机杀价,却不料精诈的汪雨量看中的却不止是可以低价收购作坊的商机,他还看上了已经与作坊师傅刘师傅的女儿湘绣订亲的魏啸才。

汪雨量通过自己在警察厅工作的儿子汪子恒向魏宗寿和魏啸才父亲子表达了,想将啸才招为自己的女儿汪秀英(汪秀英年长魏啸才三四岁)的夫婿的意思,却遭到魏家父子的拒绝。

借由汪家的父子的对话,作者将魏家的进疆的因由做了交代,魏家的先祖(魏宗寿之父)原是左宗棠军中的马夫,后因家乡遭遇旱灾举家迁疆。

第一章,故事借由城楼的坍塌展开,看似风清云淡的叙述中,却暗藏了无限的冲突可能,赔偿亡者家属只是蔡县佐的的权宜之计,知事会否就此了事?没有主见的魏陆氏,她又能否支撑起魏家?擅计长谋的刘师傅,他还是啸长的准岳父,得知汪家的条后他又会怎么处之?与啸才两情相悦的湘绣,以及啸才那个急急火炎的妹妹冬梅,将会有怎么样的命运?这一切的都为后文埋下了长长远远的伏线,为后文情节的展开留了无限的可能。

回复6楼文友: 01:55:09 初相识,一篇文字能得你如此仔细的读,真的很感谢。唯有努力,以不负重望!还望多往来,多交流。再次感谢!

7楼文友: 2 :4 :54 起笔不凡,开头让我想起池莉的《你是一条河》,还有陈忠实的《白鹿原》,那种大气,张扬,凝练,老辣,融于一体。这文字需要静心细赏。先送上问候!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8楼文友: 12:5 :52 看完第一章,作者的对文章的架构与铺陈能力可见一般,借由城楼的坍塌引出魏家与汪家的交集,也为日后的恩怨埋下伏笔,短短的一人上章节里,聪明却还需历练的啸才,长于计谋的刘师傅,老实谨慎的魏宗寿,精诈的汪雨量、安于现实温婉懦弱的魏陆氏、灵秀的湘绣……一干人物籍由作者的描述,生动、鲜活的跃然纸上。

建议作者对人物的外形做适当的点染似的介绍,如容貌上比较有特点的地方,服饰、发型的大致特点做一个简单的提及,这样能更加突出时代背景,也可以借由发饰与服装的微妙变化,体现小说里关于时间的跨度。一点个见作者勿怪。

回复8楼文友: 14:54:08 感谢浅冷的精细点评且能有建议,真的很好!谢了,我也将仔细斟酌您的建议,好好修稿!

9楼文友: 12:57: 0 经由药姐推荐,我到了这里。先留个爪子印,然后再细细品评。

回复9楼文友: 15:00:44 多谢光临,我将拂几煮茶,静候你的进一步点评!届时,请邀药同来,我一并答谢!

10楼文友: 21:42:1 初读便觉得作者运用语言之娴熟,叙述故事能力也不一般。开篇便让新建的城墙倒塌了,引出下文好多故事,由此奠定了人物命运之多舛。叙述方式是中国传统的章回小说式的,这符合中国人的阅读习惯。人物刻画也是古典小说是的,粗线条勾勒,也有细线条刻画,特别对乘人之危的势利小人的刻画,很成功。

学习了! 小说作者,也喜欢诗歌和散文。长篇小说《风雨流年》曾获得方正科技杯络文学大赛月度冠军。主张有感而发,不平则鸣。

回复10楼文友: 22:27:11 过誉了,鲁芒老师!学习二字实不敢当!还请您能多多指教拙作的不足之处!

冠心用什么药
辽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